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04 次

引言

作为朝鲜半岛上的政权,新罗的崛起与唐朝的扶持有关,尤其是白村江海战新罗和大唐联军的胜利,直接导致了朝鲜半岛局势的变化,百济复国无望,高句丽失去其天险屏障,而倭国也就是后世的日本更是海军精锐尽丧,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硕果仅存且与唐朝交好的新罗成了朝鲜半岛上唯一的统一政权。这样的建国历史下,新罗国的一些底层矛盾也被压制和隐藏了起来,然而,仅仅是不到三百年的之后,这个政权就再次分裂灭亡,今天我们就来试着探究一下其灭亡的根本原因:骨品制对社会阶级属性的固化。

一、何为骨品制

骨品制其实分为两个部分,分别为骨制和品制,所谓的“骨”,代指其血缘出身,根据唐人令狐澄《顺信新罗国记》所言:“其国王族胃之第一骨,余贵族谓之第二骨”。由此可见,这一制度的本质是将新罗社会按照阶级划分为三六九等,彼此分级。而“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品”制则可以看做是“骨”制的延伸,其形成和演化与当时在唐代实行的官品制度有所类似,不过其受到封赏的核心却并非功绩和才干,而是个人血脉的优劣。

因此,从实际情况上来看,骨品制制度就一种按照个人出身来决定社会地位的方式,在这样的制度下,贵族特权被合法化和神圣化。

虽然在今人的眼中,这种由血缘决定个人命运的做法极为荒谬,其制度本身的合理性也应当受到质疑。然而,就像黑格尔所说“存在即是合理”。就像自两晋开始在中原王朝兴起的世家门阀制度一样,骨品制制度的形成和大行其道有着其根深蒂固的历史原因。

圣骨 新罗骨品制最高等级

在新罗早期社会逐渐形成的过程中,吞并和联合才是其主旋律,而这一阶段也是其逐步扩张其势力范围的关键时期。然而,作为新罗王族,人才数量的限制,致使统治者很难通过独裁的手段来统治整个国家,在这一阶段原先被其吞并的部落和氏族,自然也成为了其拉拢的对象。

不得不承认,在世界各地,这样的社会形成演变史才是主流,比如英格兰盎格鲁萨克逊时代的圆桌贵族制度,日本的氏族制国家,乃至前文提到的两晋世家贵族,都是这一阶段社会演变过程中必须出现的一环。在这样的情况下,骨品制作为一种笼络贵族人才,形成利益团体的政治制度,自然有着延续的必要。

二、骨品制对新罗社会的固化

然而,这一制度在新罗王政时期也开始逐渐显现出其不足和缺陷,这便是这一类型制度的通病:对社会阶层的固化。

新罗法兴王时“颁示律令,始制百官公服朱紫之秩”。这在大多数史学家眼中,是骨品制在新罗的最终确立。在这一阶段,同样也是其制度开始完全呈现之时。要知道,一种贵族制度的实行,必须是以区别其与平民的身份特质作为最终手段,在这一阶段,除了实际上的封地获取以外,杂志色服、车骑、器用和屋舍也被统治者当做区别各个阶层的重要方式方法。

作为平民,任何逾越规制的行为都会被看做对骨品制乃至王权的违逆。可以想象,在这一时期的新罗,除了其王族和贵族子弟外,其余人是如何生活下去的。

也许,底层的平民对于这一情况并无太过确切的理解,无数种阶级的隔离让贵族和平民被区别和割裂成两种不同的物种。然而,有一些人却对此敏感无比。他们就是当地的小贵族。

作为低阶贵族,他们不能像高阶贵族和王族一般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然而与上层的接触却同样让他们不能像底层平民一般浑浑噩噩。

因此,这些小贵族反而成为了当时最迫切想要改变自身属性的阶层。然而,骨品制度的根深蒂固却让所有有志于此的人失望不已。王族和大贵族在骨品制中被评为定位真骨贵族和六品贵族,如执事部中侍和典大等尊位均必须由这一登记的贵族担任。即使是在后世享有盛名的崔致远,面对这样的森严等级也只能“动辄得咎,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自伤不遇”。可想而知,其余被称为六头品的低阶贵族又能如何了。

三、骨品制下,新罗社会的最终瓦解

骨品制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的实质是一种贵族共治制度,以贵族集团为核心,王室为领导的统治制度。然而在新罗后期,地方贵族却开始逐渐拥有远超新罗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王室的力量,这从765年惠恭王时代起屡次爆发的贵族叛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这位在新罗历史上毫不出众的国主最终死于乱兵之中,而其死亡也宣告着贵族集团和王室的内部矛盾已经趋近于白热化。这样的内耗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极为致命的。

骨品制制度的大行其道还带来了另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贵族人才的凋零。与印度的种姓制度和古埃及的法老制度类似,骨品制的设立产生了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各阶层间内部通婚的盛行。

新罗所辖之地

埃及法老时代,法老王族以同姓通婚甚至兄妹通婚为荣,其意义是希望通过这一方式来保障血统的纯正。而新罗同样如此,然而在当时,由于慕华风尚的形成,中原“同姓不通婚”的禁令和习俗已经传至新罗,这本应该成为这一人伦悲剧的最后防护手段,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新罗对于这一习俗并未领悟彻底,反而是让贵族女子随母姓以“解决”这一问题,于是,在新罗后期,贵族子嗣夭折和残疾者愈众,贵族子弟的凋零加上对于下品贵族机破星河-新罗的消亡与骨品制的固化的排斥,让贵族人才开始凋零。

更加严重的一点则和科举制有关。新罗朝实行的科举制度起源于唐代,而新罗遣唐留学生数量的爆发也与此有关。这些来到唐朝的留学生们,大多源自六头品低阶贵族,其视野由于遣唐而变得开阔,而这一阶段同样是唐朝门阀制度开始崩溃的时期,这样的情况下,其新罗国内的骨品制自然也就成为其眼中钉肉中刺。如崔承佑李彦撝等新罗贵族,之后之所以分别成为后百济和高丽大臣,背叛自己的母国,与其利益诉求和志向难抒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四、结语

新罗骨品制的确立,在新罗这个势力刚刚开始在朝鲜形成之时,对新罗王权社会的形成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其本身的存在,其实也是贵族势力和王室利益分配的媾和,然而一旦这种制度开始在新罗社会固化,那么其常年的积累下引发的不满,也就成为了几百年后其统治被推翻的最直观原因。

在世界上其余国家的建立过程中,我们其实也能看到类似情形的出现,日本推古朝改革以及大化改新,皆是为了推翻其地方的氏族制度以及部民制,英格兰盎ios不越狱虚拟定位格鲁萨克逊文化的覆灭同样与其部落制度在新时代难以抗衡新势力的入侵有关。这些制度,在一个阶段里曾经为国家的建立做出过突出贡献,然而在其使命终结之后,反而会成为一个民族迎接复兴时的障碍。

参考文献:

《新罗王室婚姻探析》

《8-9世纪唐罗日地方涉外权力的增强与东亚贸易圈的形成》

《罗末丽初新兴知识分子的文学观》

《五至七世纪中叶朝鲜半岛三国纷争与东北亚政局》